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方式

20世纪著名科学家——陈邦杰先生

日期:2016-05-31 录入:管理员 阅读:1171 次

 扫一扫 手机阅读全文

 

 

陈邦杰先生正装照

 

  陈邦杰(1907-1970),江苏镇江人。苔藓植物学家,中国苔藓植物学的奠基人。1931年毕业于中央大学植物学系,留校助教一年,在四川乡村建设学院任教4年。后在德国柏林大学攻读苔藓植物学,1939年获博士学位。回国后,在中国科学社生物研究所任职。曾任中央大学、南京大学教授,南京师范学院生物学系主任;中国植物学会理事和江苏省植物学会副理事长等职。他开创了中国近代苔藓植物学的研究。举办苔藓植物培训班培养了各地青年苔藓工作者,开展全国苔藓植物调查研究。发表了《苔与藓名称的考订和商榷》、《中国苔藓植物生态群落和地理分布的初步报告》等论文。专著《中国藓类植物属志》被认为是中国藓类植物学的经典。陈邦杰被誉为中国苔藓植物学之父。

一、简历

陈邦杰,字逸尘,祖籍江苏镇江,1907年8月17日生于江苏扬州,1970年2月28日在南京逝世。

陈邦杰出身于商人家庭,14岁考入江苏省立第五师范学校,对植物学开始感兴趣;1928年考入中央大学植物学系,钱崇澍为其导师。时值科学救国思潮在知识界兴起,钱崇澍建议他出国攻读苔藓植物学,以弥补该学科在中国的空白。

国际植物学科的兴起源自欧洲,在20世纪中期苔藓植物研究方面的专著如《欧洲藓类图志》、《欧洲苔类手册》等已问世。陈邦杰十分向往投身“科学救国”留学的大潮,但苦于缺少经费而一时难以实现。后来,德国柏林大学给予资助才得以成行。他抵达德国柏林后即拜见柏林大学植物学系H. Reimers,并被接受为他的学生。为尽早完成后报效祖国,陈邦杰通过超人的努力和勤奋,仅用三年半即以优异的成绩获得柏林大学理学博士学位。他的博士论文《东亚丛藓科植物的研究》开创了对亚洲苔藓植物进行系统分类研究的工作。

二、创立中国苔藓植物学科

1.中国苔藓植物学的奠基人

1933-1936年,陈邦杰就职于四川乡村建设学院期间,每逢寒暑假就去四川金佛山、峨眉山及川南山区,共采集了数以千计的苔藓植物标本。当时,科学研究不被重视,更无任何经费资助苔藓植物研究。陈邦杰依靠工薪来维持家庭生计,并节省开支自费开展苔藓植物研究。他所保存苔藓植物的标本柜是利用板箱改建而成,并用废考卷作为苔藓标本的包装袋,而收集苔藓植物的科学资料则是用手逐字抄写。陈邦杰还在空余时间撰写科普文章,将稿费用于补贴研究的开支。

陈邦杰在德国留学时收集了与中国有关的苔藓资料和标本,以及他在四川亲自采集的几千份标本,这些标本奠定了中国苔藓植物标本馆的雏形,为中国苔藓植物研究工作的发展起了关键的作用。

植物学的拉丁名称是研究植物的科学基础,陈邦杰花了多年时间研究苔藓植物的名称,他首先考证了“苔”和“藓”两个词的含义和用法,又为苔藓植物的每一个科、属、种的拉丁名配上中文名。他反对当时普遍用拉丁文的译音来取中文名,而根据植物的外形、组织构造或者地理分布上的区域性特征来命名。

2.建立丛藓科植物的新分类系统

丛藓科是苔藓植物中最大的一个科,分布全世界,以温带干旱环境生长为主,也见于热带山区。由于其着生的生境多严酷,在形态上随生境多变异,被认为是苔藓植物中最复杂和难于鉴定的一个科。陈邦杰选择的研究课题是“东亚丛藓科植物的研究”,但研究内容包含了非洲和南美洲的种类,共计33属和147种(含种下等级)。他研究了自1922年起苔藓学者Fleischer、Dixon和Brotherus等对该科的探讨,在1941年提出了一个丛藓科的新分类系统。陈邦杰确定了丛藓科的范畴是一个自然的分类群,同时把全科分为6个亚科,其中薄齿藓亚科(Leptodontoideae)为一个新亚科,而买氏藓科并入丛藓亚科(Pottioideae),侧立藓亚科归入艳枝藓亚科(Eucladioideae)。他对丛藓科内的分类单位做了全面调整后,确立了该科的系统树,以扭口藓亚科(Barbuloideae)为丛藓科系统中的核心亚科。与其他藓类植物的关系以紫萼藓科(Grimmiaceae)及木灵藓科(Orthotrichaceae)最为密切。

陈邦杰的博士论文《东亚丛藓科植物的研究》发表后广为各国苔藓学家所接受,被认为是丛藓科研究的杰出之作。

3.主编《中国藓类植物属志》

在对年轻专业工作者培养过程中,陈邦杰感到一个迫切的任务是需要出版一本中国人自己编写的苔藓植物的著作。当时所用的书籍多是用德文、英文、法文和日文,不利于苔藓学科在中国的发展。后来,陈邦杰说:“一本介绍苔藓植物分类和分布知识概要的书籍在当前是极需要的,尤其是藓类植物在我国各地,不但种类多,分布广,而且生长面积大,蓄水能力强,对森林和沼泽的形成和演替的影响也大,所以,先从中国藓类植物属志编写入手,继后将编写中国苔类属志;并拟在属志的基础上再深入各地调查,逐渐累积资料,扩展成为中国苔藓植物全志。”

《中国藓类植物属志》是一部陈邦杰从事苔藓植物研究后,依据个人实践经验和对藓类的认识后撰写的藓类植物系统专著。他对世界藓类植物之父Brotherus的系统进行了补充和调整。在Brotherus系统的基础上,陈邦杰增加了无轴藓目(Archidiales),并把凤尾藓目(Fissidentales)和变齿藓目(Isobryales)中的水藓亚目(Fontinalinales)的系统位置做了调整。尤其是把烟杆藓目(Buxbaumiales)和金发藓目(Polytrichinales)作为藓类植物最进化的类型,但这与一些权威植物学者的观点相左。此外,还就缩叶藓科(Ptychomitriaceae)、丛藓科(Pottiaceae)、绢藓科(Entodontaceae)、塔藓科(Hylocomiaceae)和垂枝藓科(Rhytidiaceae)等做了系统上的调整。

《中国藓类植物属志》除对中国藓类植物的科、属、种的分类系统进行详细阐述外,还介绍了藓类植物的形态构造和生态类型等。该书上册在1963年出版;下册在陈邦杰逝世8年后出版。《中国藓类植物属志》获得中国科学院重大成果奖二等奖。

4.创立中国苔藓植物区系地理学

纵观中国辽阔疆域及山川、地形、气候和地质等因素后,陈邦杰估计中国苔类植物有62科106属,约600种;藓类植物有62科、353属、约1500种。他全面研究了中国的地理位置、各地区的具体因素后,认为中国整体上是西北部高寒干燥,东南部温湿多雨,将中国苔藓植物的地理分布划分为7个大区,即岭南区、华中区、华北区、东北区、蒙新区、西藏区和云贵区。他分析了各大区内主要苔藓植物的科、属、种的区系成分及其分布规律,强调了东亚特有成分在中国苔藓植物区系中的重要性。他开创了中国苔藓植物区系地理学的研究工作。其规律是“中国华北区以北富于欧亚北部种属,东部有东亚北部包括朝鲜、日本北部苔藓种属。华中区苔藓最富于东亚类型,亦为华北区寒地苔藓及岭南区暖地苔藓的交汇区。青藏区以寒地苔藓类为主。云贵区西北高山除欧亚北部习见种外,多喜马拉雅山区的种属,南部渗入南亚暖地种属。岭南区以热带苔藓种属为主”。后来,他在《黄山苔藓植物的初步研究》一文中总结出中国苔藓植物区系的成因,认为中国苔藓植物区系是受到多系的影响,“一系由近代植物形成中心——喜马拉雅山区经云贵、西南地区传布至我国东部;一系由印度马来区经华南至中国东部沿海;北系则受泛北极区系影响,同时东亚成分和本土成分给予深远的影响。”

5.规范中国苔藓植物生态和群落研究

陈邦杰传授苔藓植物的基本知识时,强调学生一定要同时观察不同分类群的着生生境及与其他苔藓植物组成的群落状况。他认为“少数苔藓植物的适应性广泛,在气候不同的各个地区和各种不同类型的基质下都能生存”。“大多数苔藓都具有一定的生态习性”。因此,认为过去主要以欧洲苔藓植物的生长状况以形态学观点来划分生态型是不合适的,1958年陈邦杰在《中国苔藓植物生态群落和地理分布的初步报告》中以苔藓的生长基质和生长状况,把苔藓植物分类为漂浮、固着、根着和悬垂型,群落类型包括水生、石生、土生、木生和叶附生。他们与水湿条件、基质因素、森林、海拔及气候等变迁密切相关,苔藓植物和地衣为生态环境的最敏感指示计。陈邦杰的生态学观对日后研究苔藓植物与环境的关系十分重要。

6.树立中国研究特色

在一系列研究成果中,陈邦杰深刻体会了他“洋为中用”,但并不一味追求或追随国外的思想。

他做的一件十分有意义的工作是把中国长期以来就国际上所用的拉丁学名Hepaticae和Musci两个词的中文译名的错误做了纠正。陈邦杰翻阅了中国历代古书,参考了其他国家译文,论证中国长期使用的译名“苔”和“藓”两大类群的含义应予以互换。在《苔与藓名称的考订和商榷》一文中他把Hepaticae(英文liverworts)确定为苔类,而Musci(英文moss)则确定为藓类。

他还把中国数十年来高等学校《植物学》和中学教科书的苔藓章节中以金发藓属(Polytrichum)作为代表性植物加以更改,结合中国的国情他认为葫芦藓(Funaria hygrometrica)是最合适的代表性植物。葫芦藓在中国各地均能找到,而且也易用人工方法进行培养,可以大量获得和供实验使用。经陈邦杰向教育部门多次写信,此建议后来被采纳,并编入高等学校和中学植物学教科书中,一直沿用至今。

三、创立中国苔藓植物学科

1.教学与科研并重

在陈邦杰从教数十载经历中,他的指导理念是要为国家培养一批生物学教学人才,同时还要培养一批生物学研究人才,1952年高等院校进行院系调整,他毅然接受筹建南京师范学院生物学科,从南京大学带领10多位教职工,筹建各类教学设备,并派青年教师到北京师范大学和上海华东师范大学进修。1955年,陈邦杰被任命为生物学系主任。此时,师资力量大为改观,但陈邦杰仍不断派青年教师去重点高校和研究所进修。

他一贯主张高校既要重教,又要重科研,他认为一位出色的教师必须具备一个方面的科研专长。南京师范学院多位青年教师在他的指导下,不仅教学上出色,而且在科研上取得了重要成果。

陈邦杰一直亲自授课,他认为讲课必须生动活泼、令人产生兴趣,教材内容要跟上时代发展,这样才能有吸引力。

陈邦杰服从国家的需要,曾暂时停止自己的科研工作。1951年参加广西橡胶树宜林地的调查,1952年又赴海南岛参加橡胶树宜林地的调查。

2.举办苔藓植物学进修班

为了培养学科带头人,陈邦杰在南京师范学院和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的支持下,于1955年2月在南京师范学院举办了苔藓植物学进修班。全国主要植物研究机构、高等院校派人参加。他编写了教学大纲并亲自授课,并采用教学和野外采集学习相结合的方式,效果十分显著。这个进修班对中国苔藓植物学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所教学员后来大都成为中国苔藓植物学教学和研究的骨干。他的教学方法得到植物学同行的一致赞许。

3.建立苔藓研究中心

1955年,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为进一步促进苔藓植物研究工作的发展,将保存在北京的苔藓植物学的图书、资料和标本全部运往南京,与陈邦杰数十年间收集的苔藓植物学资料和标本合并在一起。使南京师范学院的苔藓标本室成为中国苔藓研究中心,从而起着示范和引导作用。

陈邦杰计划在全国各地逐步推动苔藓植物的研究,在主要大区建立苔藓植物研究点。在举办苔藓植物进修班成功的基础上,他想再度办班,但因集中办班有一定的困难,后来,改为全国各地研究所和高等学校分批派人,前往南京师范学院进修数年进行更为深入的学习,陈邦杰仍为学员讲授苔藓系统知识。他采用循序渐进的教学方法,经过一个阶段的培训,虽然各地派出人员的背景不同,但日后都能在各单位发挥积极的作用。

陈邦杰在中国推动苔藓植物学科时强调理论与实践相结合,要求学员们不能仅成为标本室专家,而是去野外实践,去了解苔藓植物在自然界的生长状况,调查它们的生态环境。陈邦杰当时已50多岁,仍坚持每年去野外,带领学生们考察庐山、武夷山、黄山、华山、秦岭、大兴安岭和海南岛。

四、国际学术交流

陈邦杰认为学术无国界,不了解世界就无法提升中国研究实力。他积极与苏联及东欧国家同行联系,同时还与芬兰、德国、法国、印度、美国等苔藓学者通信进行学术交流。据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标本馆统计,1955-1966年,陈邦杰与日本、苏联、美国、波兰、芬兰等国外机构交换的标本有9000余份。这对研究中国苔藓植物以及后来编写《中国苔藓志》都具有重要的价值。1981年,美国密苏里植物园专门印刷了陈邦杰的一张肖像明信片,把他称为“中国苔藓植物学之父”。

五、陈邦杰主要论著 

 Chen P C. 1940-1941. Studien iiber die ostasiatischen Arten der Pottiaceae. I -II. Hedwigia,80 (1): 1-76, 141-322.
     Chen P C. 1941. Beitrage zur Mossflora von Hainan InseL Sunyatsenia, 6 (2) : 186-187.
     Chen P C. 1943. Musci Sinici Exsiccati Seriesi I, Contr Inst Biol Coll Sci, Nat Centr Univ China, 1: 1-12

 Chen P C. 1946. The genus CyathophorelLa of China J West China Border Res Soc Ser B, 16:142-148,
      陈邦杰.1952.苔与藓名称的考订和商榷.中国植物学杂志,6 (4): 151-157.
      Chen P C. 1955. Bryophyta nova Sinica. Fedd Repert, 58 (1-3):23-52.
      陈邦杰,黎兴江. 1956.中国泥炭藓属植物的初步观察.植物分类学报,5 (3): 165-203.
      陈邦杰,万宗玲.1958.中国黑藓属植物的初步观察.植物分类学报,7 (2): 95-104.
      陈邦杰.1958.中国苔藓植物生态群落和地理分布的初步报告.植物分类学报,7 (4): 271-293.
      陈邦杰.1962.苔藓植物研究与其它学科的关系.南京师范学院(自然科学学报),4: 23-24.
      陈邦杰.1962.珠穆朗玛峰地区的苔藓植物//中国科学院,西藏科学考察队.珠穆朗玛峰地区科学考察报告: 三.苔藓植物.北京:科学出版社:215-239,

陈邦杰.1963.中国藓类植物属志(上册).北京:科学出版社.
     陈邦杰,吴鹏程.1964.中国叶附生苔类植物的研究(一).植物分类学报,9 (3): 213-276.
     陈邦杰,黎兴江.1964.中国烟杆藓属二新种.植物分类学报,9 (3): 277-280.
     陈邦杰,胡人亮.1964.中国青藓科的研究(一).中国赤齿藓属的研究.华东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 107-115.
     陈邦杰,吴鹏程.1965.黄山苔藓植物的初步研究//徐炳声主编.黄山植物的研究(苔藓,蕨类,种子植物的区 系和地理).上海:上海科技出版社:1-58.
     陈邦杰.1978.中国藓类植物属志(下册).北京:科学出版社.

 

主要参考文献
     陈佐华,陈佐萍,陈佐芬等.1979.我国苔藓植物研究的拓荒者——悼念我们的父亲陈邦杰教授.南京师范学院学报 (自然科学版),(1): 94-96.
     冯大云,袁生.2002.名师陈邦杰//南京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编.生命之光.南京: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71-73.
     陈佐芳.2007.回忆我们的父亲陈邦杰教授.Chenia,9: 7-8 (英文). 

黎兴江,胡人亮,臧穆.缅怀恩师陈邦杰教授.9: 9-11 (英文).
     归鸿.2010.我心中的陈邦杰先生//吴鹏程,袁生主编.陈邦杰先生国际学术纪念文集.南京:南京师范大学出 版社:12-14.
     包文美.2010.陈邦杰教授对我植物学教学的启示——首创苔藓植物的活体生活史教学//吴鹏程,袁生主编.陈邦杰先生国际学术纪念文集.南京: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5-16.

 

引自 钱伟长. 20世界中国知名科学家学术成就概览(生物学卷 第2分册).北京:科学出版社,2013

 

 

 

 

版权所有:苔藓之恋公益交流平台    联系QQ:270470428     邮箱:gyhan726@163.com     技术支持:贵阳高新数通信息有限公司    黔ICP备150092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