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方式

缅怀恩师陈邦杰教授

日期:2016-06-03 录入:管理员 阅读:955 次

黎兴江1 胡人亮2 臧穆1

(1 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 研究员

2 华东师范大学 教授)

 

 

 扫一扫 手机阅读全文

 

      我们的恩师陈邦杰教授是中国苔藓植物学的奠基人,是杰出的植物学家和教育家, 曾为南京师范大学生物系的创建和发展作出了重大的贡献。在“文革”期间他受到不公 正的待遇,致使沉疴难愈,在本可大展宏图之时,却过早逝世,使我们失去了最可尊敬的 导师,国家失去了一位卓越的科学家,令人悲痛叹息!
      先师在苔藓研究方面成就巨大,蜚声中外,被国际学者誉为“中国苔藓之父”。他不 仅为中国的苔藓学在理论和实践上奠定了良好的基础,而且还培养了一批新的苔藓研究 者,为中国苔藓学科的整体发展倾注了毕生的心血。先师常叹息我国苔藓学的基础薄 弱,人力太缺乏,为此他首先抓人才培养,早在1955年初就创办了苔藓学研究进修班,并 精心挑选了十个覆盖全国的有代表性地区的学生,如云南的徐文宣、东北的郎奎昌、山东 的仝治国、北京的黎兴江、上海的胡人亮和顾其敏、江西的龚明煊、福建的梁良弼……继 后他又培养了东北的高谦、敖志文,北京的吴鹏程、罗健馨,西北的张满祥,华南的林邦 娟、林尤兴、李植华,贵州的钟本固,以及南京师大的臧穆、秦怀兰等人。
      当年他亲自为我们讲授苔藓基础知识,亲自带领我们到我国南北各地主要山区去野 外考察、采集标本。在他的精心安排下,在他以身作则的带动下,在他热情洋溢的鼓舞 下,我们愉快地跟着他风餐露宿,艰辛地完成了一次又一次的野外考察和采集工作。回到室内时,学生们也跟他一样没有节假日地在办公室工作,而且每晚苔藓标本室的灯光 多亮至深夜,就连正月初一,陈师也多和学生们一起在办公室、在显微镜旁度过。每当搜 集到好的标本,或在显微镜下鉴定出一个新品种时,他都会兴奋得如获至宝,忙着给大家 查文献、讲解、绘图和描述。他几十年如一日地专心致力于苔藓研究,由于他的使命感、 责任感和严谨的科学态度,在他亲身带领下,先后共采集到4万份苔藓标本(计有苔类46 科、130属、654种;藓类62科、354属、1 675种),为中国苔藓植物学研究积累了丰富的 资料。

       正由于先师有丰富的野外工作经验和渊博的学识,使得他1936—1939年在德国柏 林大学顺利地获得博士学位,当时他完成的博士论文《东亚丛藓科植物的研究》(Studien über die Ostasiatischen Arten der Pottiaceae I )及其手稿至今仍保留在德国柏林大学内,作为优秀的博士论文,长期展出以教育后代。他回国后先后在国内外刊物上发表 了不少有价值的论文,如 “Beitraege zur Moosflora von Hainan-Insel”(1941),“A preliminary study of the Chinese Sphagnum“(1956),“Bryophyta Nova Sinica’’(1955), “Preliminary report of the Cenological and Geographical study of Chinese Mossflora” (1958) ,“Study on the epiphyllous liverworts of China I ”(1964)等,他编研的主要专著有:“Studien  über die Ostasiatischen Arten der Pottiaceae I –II”( 19401941 )”Genera Muscorum Sinicorum “(Pars Prima1963 ;Pars Secunda1978),“Observationes ad Florulam Hwangshanicam”( 1965 )以及“Botany”(1960 )等,一直为国内外同行所引用。

      他艰苦奋斗、不怕困难的治学精神,也是永远值得我们学习的。记得I955年他带领 我们到福建武夷山采集,当时山区交通非常不便,只有小路供人走。当时他已年近半百, 却跟年轻人一同攀爬于崇山峻岭之间。一次突遇暴雨,山洪暴发,前面是一条水流揣急、 水深齐腰的山涧,此时已是夜幕降临,后退不能,只能冒着被洪水冲走的危险过河。老师 毫不犹豫,身先士卒地下到涧中,摸着石头,带领大家一起过河,当时上有暴雨绕淋、下有 激流冲击,待到彼岸时,大家均全身湿透,人人筋疲力尽,但老师却笑着说我们都洗了 一个痛快的澡。”晚饭后,年轻人纷纷倒头便睡,老师却点起蜡烛,在昏暗的烛光下整理鉴 定当日所采标本,待我们一觉醒来,他仍在摇曳的烛光下苦心钻研。

      在育人方面,先师真正做到了身体力行,言教、身教,为学生作出了光辉的表率,他经常教育学生:“研究苔藓一不为名、二不为利,而是让中国丰富的苔藓植物发扬应有的光彩,我们要做自己应做的事。他的一生也的确做到了这一点。老师对学生既爱护又严 格,他反复强调研究苔藓必须亲身采集标本,对其仔细观察、解剖、切片,并在显微镜下仔 细观察绘图,最好再能对证typus标本及有关文献。他对工作认真负责,一丝不苟,对自 己、对学生们要求均十分严格。对学生的缺点,他都当面严厉批评,尤其见到学生不认真鉴定标本,抓不住主要绘图特征时,都会很生气,并严肃地指出,只有通过在显微镜下详 细绘图,才能真正掌握其特征!凡不愿认真解剖绘图者,绝不可能再继续研究苔藓,这样 的学生他绝不留下。因此他的学生们都能像他一样,对苔藓标本认真研究,反复琢磨,精 心绘图。事实上先师所发表文章上的插图都是他自己亲自绘制的,他的图不仅精美真 实,且生动传神,深得国内外学者的赞美,美国苔藓学家w. c. Steere博士曾赞赏说:“中国的台藓学者都是艺术家,陈教授对学生们进行了很好的训练,他本人《东亚丛藓科植物的研究》的插图就画得非常出色,他是一位了不起的学者........”,先师在国内外同行中享有很高的威信,他的名字被收人《世界植物名人录》;1985年, 他的照片被收入美国密苏里植物园发行的一套世界著名植物学家明信片内;美国苔藓学家R. H. Zander在研究世界丛藓科(Pottiaceae)植物时,为纪念陈教授在此领域的贡献,在发现一新属时,即命名为Chenia Zander(Phytologia 65: 424. 1989)。先师曾与16个国家的68位著名学者有资料、标本的交换联系。他的思想活跃而不因循守旧,在苔藓学方面有很深的造诣。

      我们在此纪念先师百岁诞辰,缅怀先师的丰功伟绩,在座的陈师的学生们可以告慰 老师在天之灵的是:目前中国苔藓植物研究事业有了长足的进步,正是陈师在世时高瞻 远瞩的布局和设计的结果,您的学生和学生的学生们,如今已桃李无言,下自成蹊,已完 成了大量您当年规划要做而来不及完成的工作,且已取得了可喜的成绩。先师生前曾多次想创办一个苔藓植物学术刊物,文章不嫌长短,唯求务实,国内有了新记录或地区调查均可报道,附英文摘要,既可在国内,也可在国际交换。但当时由于条件所限,未能实现。 可喜的是,1993年,中国植物学会在北京创办了“Chenia刊物,陈师在天之灵,略可告慰了。学生们还先后对西藏、云南、西北、东北、华东及华南等地苔藓植物进行了考察采集, 并先后编著了《中国苔藓志》8卷及东北、秦岭、西藏、云南、横断山区、内蒙、山东等地区苔 藓志。还在同仁们与国际苔藓学者的合作下,编著《中国苔藓志》(英文版),已有4个卷 册问世,使中国苔藓植物研究走向世界,在世界苔藓之林已占有一席之地。与此同时,已在自分子生物学、生物多样性及至濒危苔藓植物方面做了大量工作。总之,我们的苔藓 研究正蓬勃开展、成绩斐然,人才辈出,这些都得归于先师当年的苦心教育和影响,尤以先师严谨治学、胸怀祖国、无私奉献的精神激励着我们在座的我国苔藓学子们一定要以 先师为榜样,努力工作,不怕艰苦,不断地将我们的苔藓学事业推向前进。

 

引自 吴鹏程,袁生.陈邦杰先生国际学术纪念文集.南京: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  

  

 

版权所有:苔藓之恋公益交流平台    联系QQ:270470428     邮箱:gyhan726@163.com     技术支持:贵阳高新数通信息有限公司    黔ICP备150092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