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方式

铭记导师陈邦杰先生的教诲

日期:2016-06-03 录入:管理员 阅读:929 次

  

吴鹏程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 研究员)

 

    离别绿树成荫的南京师范大学已将近二十年了。我在那里学习、工作和生活过近十 个年头。它是我心目中的第二母校。当心头回忆起那个时期,我会情不自禁地缅怀坐 落在南师校园幽静一角中的苔藓植物标本室(听说现已拆除),它是由我国当代苔藓植物 学的开拓者陈邦杰教授获得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专款资助在1958年兴建的。在这小小的百余平方米的平房中,由于陈邦杰教授的亲自培养和教导,一批肩负我国苔藓植物 类研究重任的年青一代,在全国各地逐步独立开展工作。现可以说苔藓之花在我国已满园春”。陈邦杰教授生前立志为传播和振兴我国苔藓植物科学的遗愿已初步实现,而他却默默地躺在雨花台烈士陵园已十五个年头了。
    陈师对我的教诲仍历历在目。在我前往南师学习苔藓植物前曾有过一番思想上的 波折。当时,我对工作的认识还不够正确,更不清楚为何要学习苔藓植物。第一次与陈师见面是在1956年的秋天,在北京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的所长办公室中,他首先问了我家庭等情况,然后语重心长地说:搞苔藓植物是没有什么名利可言的,而且是要吃苦 的,先得花上几年苦功夫。你一定要慎重考虑好,如果同意,你就可以去南京。这一番教导后来一直成为鞭策和鼓励我学习与工作的力量源泉,并且也是我克服人生道路上一个个困难的座右铭,而陈师自己也经常身教重于言教。
    在我去南京的第一个冬天,南京的气温相当低,即使在室内也会感到冻手冻脚,但陈师却忙于为林业部森林调查大队采集的苔藓植物标本作鉴定,甚至连过年也不休息。大家都劝他,他却坚持工作直至春节。事实上,这已是他在紧张工作中度过的第三个春节。
    陈师主张搞分类工作一定要深入山区,到实践中去学习,反对培养研究室的分类专1957年夏,我去南京还不到一年,他听说南京植物园单人骅先生将率队去西天目山 考察,就放心地把我委托给单老随队前往,从而获得我国第一套西天目山的苔藓植物标 本。对其他前去南京学习的青年同志,陈师也都要求先去野外采集,然后再开展学习与 工作。这样就避免了理论与实践的脱节。陈师在不影响教学的同时,自己也亲自带队去 野外。他几乎跑遍了全国各地,从海南尖峰岭至北方的兴安岭,从西北、西南至我国东海 之滨均留下了他的足迹。目前在我国苔藓植物研究方面,科研工作者亲自去野外调查, 以第一手材料进行研究已蔚然成风。
    对青年同志的成长,陈师非常注意从思想人手,经常以事实和亲身的经历来告诫我们。新中国成立前搞苔藓植物研究是非常不容易的,那时因这项研究不被人重视,所以经费和设备极其缺乏。他精心保留下抗战时期以板箱改装的两只木柜,用此作前后对比 来教育人。为了坚持进行研究,他在经费极为困难的条件下,用旧信封和废考卷作苔藓植物采集与包装之用。甚至,用草纸印刷文章,我国第一份苔藓植物标本集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由陈师出版的。
    在培养骨干人才方面,陈师历来有一套特殊的教育方法,因此他的讲课与报告会经 常座无虚席。为哺育我国青年一代苔藓人才,他更是呕心沥血。1955年,在教育部和科学院资助下,他创办了独特培训形式的苔藓植物训练班。迄今,在这个班学习过的同志大都已成为我国苔藓植物研究方面的骨干。
    陈师主张治学要严谨,搞研究一定要重科学性。他常告诫我们不要太随便发表东西,一定要修改到满意为止。他除了自己动笔帮助我们修改文稿外,还常请他的老师秦仁昌、耿以礼先生等审稿。1962年,我协助陈师鉴定海南苔藓植物标本时,发现一个较为特殊的苔藓植物属。几年后仍未找到任何有关资料。1964年拟以新属发表,科学出版 社在《植物分类学报》上发排此属之后,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们找到了有关此属的报道,证实该新属是首次发现于我国的一个新分布属。陈师立即写信给出版社,要求取消这一报道,并写道:愿为此承担排版费的损失。陈师认真负责的精神一直在教育并成为我治 学的信旨。
    在陈师的一生中,最主要的是对中国苔藓植物学研究的贡献,他立志要为后人留点东西。除了一系列文章之外,陈师自1958年起就开始《中国藓类植物属志》的编写,以后又着手《苔藓植物学》、《中国高等植物图鉴》I :苔藓植物门和《中国苔类植物属志》 等工作。他还为苔藓植物的术语和名称拟订了一整套中文名词与名称,确立了科学的苔 藓植物中文命名。由于陈师为苔藓植物所取的名称较形象化,且通俗易记,深为广大教 育工作者和科研工作者所赞赏。
    陈师在《东亚丛藓科植物的研究》及《中国藓类植物属志》中提出的系统和论点还受 到国际上极高的评价,被认为迄今仍不失其时代的特色
    陈师把祖国的名誉和尊严看得高于一切,并且看得比个人信誉还重要。1960年前后,在国际上曾刮起一阵两个中国之风,并竭力排挤我国于国际社会之外。甚至在国 际植物学界也深受此影响,当时陈师竭力予以抵制。陈师的一生为人正直、光明磊落,为中国苔藓植物的研究和培养从事该项研究的新一代接班人贡献了毕生精力。1969年秋,在陈师病故前不到半年,我出差路过南京专程前去看望他,他已因下乡脑溢血发病,右手右脚均不能行动,但他仍念念不忘工作。他叮嘱我说:“我有许多事要详细地和你谈,还有很多东西要你代我记下来,早日再来南京。他不知在当时是根本不许可搞苔藓植物研究的。谁知这席推心置腹的谈话竟成为陈师对我的遗训。陈师的去世是我国苔藓植物研究事业的巨大损失。他对我国植物学和苔藓植物方面在国际上的建树是我们永远不会忘怀的。198510月,中国科学院为表 彰陈邦杰教授在我国苔藓植物方面的杰出贡献,授予由他主编的《中国藓类植物属志》 (上、下册)科学院重大成果二等奖。
    在获悉此喜讯的时刻,谨望导师陈邦杰先生在九泉之下,亦会为此感到欣慰。陈邦杰先生安息吧。

引自 吴鹏程,袁生.陈邦杰先生国际学术纪念文集.南京: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  

  

 

版权所有:苔藓之恋公益交流平台    联系QQ:270470428     邮箱:gyhan726@163.com     技术支持:贵阳高新数通信息有限公司    黔ICP备15009224号